时令物

祝你升官发财

万世月光

*只能够称作大纲的东西,没有能力和时间写完

*OOC,原本想改成原创人物的,只是这个脑洞因为他们而产生所以还是还给他们吧^ ^

王耀的父母会给王耀定期的金钱,住宿的公寓,可以穿的衣物。三餐与睡眠,这些因素让王耀好好的长大,长成外表与全国千千万万中学生无区别的正常人。但是王耀的爸爸认为养育孩子是妈妈的事与自己无关,妈妈认为小孩子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东西不愿意多看一眼,所以他们也从来不过问王耀的生活,他们不关心王耀的成绩、着装、吃食乃至死活(死掉的话更好,也许他们是这样想的),仿佛王耀是一个小小的芽,定期浇水就可以了,这个芽会开花还是会死去都与他们毫无关联。按照这样来说,王耀岂不是这个世...

三个月没更新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推一下好玩的书单

《孤独的城市》

作者:奥利维娅.莱恩

因为在晚自修上看这本书被副校长发现了(他说只有暑假才能还给我),至今只看到一百页。写得非常的好,不建议内心充实生活快乐的人观看。希望大家看完以后毫无感想,说明你真的很开心!


《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

作者:罗伯特·M.波西格

大概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看完这本书,名字极其魔性内容极其魔幻。要非常认真地看,不然看到前几页就会觉得很无聊就会想要放弃了。也是一本富含哲理的书籍。


《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

作者:几米

大概是几米里最喜欢的书,也是第一本入手的几米绘本。

“如果我变成一个讨人厌的小孩儿,你还会爱我吗?”


《月光落...

泡泡男孩历险记

泡泡男孩是一直住在泡泡里的,泡泡里没有细菌,也没有风,太阳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永远的26度,永远的静止。电视机就放在泡泡前端的三米处,固定频道是少儿频道,有好朋友多拉和小新挥手和他打招呼,泡泡男孩也点头说你好。就这样泡泡男孩长到了九岁,多拉和小新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头,可泡泡男孩的朋友也还是只有他们。有点难过的,泡泡男孩总是像海虾一样的缩在泡泡里。


想要交到朋友,想要走出泡泡。这样的话泡泡男孩只说过一次就再也没说过了。因为妈妈听了会哭。这种任性的话,说出来只会伤害那些爱他的人吧。


一定不能走出去哦。妈妈贴在泡泡上对他说。妈妈总是在哭。从泡泡男孩生下来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抱过他,隔着一层膜...

我有一天做梦了,我梦见我们都是活到一定年龄就要死去的普通人,我们头发会白,会变得不再那么聪明,会老会死。可梦里我们却像是永远的年轻人,没有上司,没有工作,他摸着我的头叫我的名字。菊,菊。我听得似真似假,岩浆从脑中溢出。我在做梦,我知道的。他很久很久以前就不再叫我的名字了,他现在叫我什么呢?本田先生,本田菊,日本。我们之间的那条无法跨过的深渊,那么长那么久,可却在这个梦里奇迹般的愈合了。我抓住他的手,浅浅的呼吸喷在他的脉搏上。我喜欢你。我说道。我那带点哭腔的声音消失在空气里,樱花附在他耳旁,他应该听不到吧。果然他笑了。我也喜欢你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不是吗?今天是烟火大会,我们去看烟花吧。我点点头...

睡前故事

*大家晚安!

班上小姑娘牵着我的手,说她昨晚梦到喜欢的男孩和她告白了。多么美好啊这件事,可我没有梦,也没有喜欢的男孩。我以前就不做梦,睡觉就是短期休眠,眼一闭一睁天就蓝了(可能我是机器人来着),我怀疑是我神经不发达才会这样,但因为我从不做梦,所以也觉得不做梦也没什么的。可今天晚上我却做梦了,梦到有一个凶凶的怪兽钻进我的脑子里,小心翼翼地咬着一团粉色棉花糖,他并不知道我在看他,肥肥的尾巴一摆一摇。我走了过去:你在干嘛?你是谁?他被我吓到了,原本紫蓝色的脸变得更黑了。你好,我是貘,我……我在吃你的梦。它这样回答着,像一个被罚站的小学生一样委屈巴巴。啊,这样啊,难道我不做梦是因为你一直在吃我的梦吗...

春光

*大家好,我写这篇文的时候感觉这个孩子像是从我身体里掉出去的一样,不忍心把太痛的情节丢给他,所以大改特改,请不要责怪我。


很久以前我养过一只母猫,或许我曾经给它取过什么很好听的名字,但周围的人都只叫她大猫,所以我也忘记了她叫什么,也叫她大猫。大猫来的那天爸爸妈妈刚好出门,他们摸着我的头,说他们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找一种能够治好我的病的药,可能很久不会回来了。我点点头,其实周围的人都说我有病,我不太明白。但既然他们要走,我也只好笑着跟他们挥手再见。我说:你们要快点回来哦,我哪里也不去,我会一直等你们的。很远的地方传来妈妈的哭声,哭声融进北风里,我听得似真似假。她总是在为我哭泣,总是抱着...

Hotels Windsor Airlift

人声后摇,采集了当年美国总统里根关于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的演讲。海浪声,鸟鸣声,钢琴声使致辞更显悲怆,但却又感受到了生命不息的呢喃。他们挣脱大地粗暴的束缚,去触摸上帝的脸,向人类的先驱致敬。


前面的演讲部分是民众安静的看着挑战者号起飞然后爆炸的过程。


摘自评论。


之前就是重复循环这首歌写的《光锥之内即命运》。然后陷入人声后摇这个大坑。


芥川龙之介《戏作三昧》

每位写手的内心写照。

化石心脏

本田菊不是一个好人,我也不是。活太久的人的心脏都是颗化石,硬到令人胆战,而我们又何尝不想为对方心软,可心一软,后果就是尸体成山血流成河。所以我们俩人注定没有结果,有时候我甚至都会疑惑我们之间是否有过开头。有一天,我是说我们不再是兄弟后的一天。他来到了我的面前,不置一词,屋子里光线不够,他的面容沉进黑暗之中,像是藏了一千一百个秘密。可再多秘密也比不上我们之间的暗流涌动。我还未开口,他便吻了上来,仿佛忍耐已久的火山。他的双唇微微颤动,带着春天的悸动和羞涩。薄荷味扑面而来。我知道我应该推开他,应该冷嘲热讽他居心不良。可我没有。我还是心软了。我心软的瞬间,他胸口中的浪潮扑打而至,我沉了下去,在一片没有...

我该如何去找寻

我出生时与我的母亲做了一场较量,在所有人都希望我死的时候我活了下来,我把我母亲的身体吸干,待她变成一具虬枝之后,我就赢了。我从通道里掉出来,咚,我取得了胜利。可没有人为这场胜利欢呼,包括我。我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哭,不是那种喜极而泣的哭,而是痛不欲生的哭。我在这样强烈的感情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活得也不三不四。

我的父亲爱他相濡以沫的妻子胜过我这个才刚与他会面的孩子,所以他也理所应当的恨我,他想杀了我。我刚学会说话的时候,刚学会叫他爸爸的时候他就试着杀了我。他叫道: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爸爸!他的手锁住我的喉咙,抢走我呼吸的权利。他的脸变得通红,像是要爆发的火山,要把我烧死才甘心...

月光与黑暗并存的晚上

这是斯雷因被关进这儿的第三个春天,也是斯雷因·特洛耶特死去的第三个春天。只是斯雷因早就死了,作为一个遗臭万年的恶人死于三年前坠落的海滩上。那么现在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房间里的人是谁?斯雷因自己也没想明白。可能是早就该死去却仍在苟延残喘的鬼魂吧。

他还要在这呆上多久?一个三年过去了还有无数三年,他的罪好像永远也偿还不完。人死不能复生,他能想到最好的偿罪方法就是自己也下到那片无底深渊遭受重刑拷打。可艾瑟拉姆的话就像一条线一样吊在他脖子上,他一闭眼就被那条线拉回人间万世。晚上他睡梦时梦到水灌进了他的梦中汇聚成海,而那片海在日落之下变得有些昏暗不明,一片模糊中他摇摇摆摆地向海中走去。海...

Rong:

杏仁的瞎写堆放处。:

我得了糖分恐惧症。一看到什么文啊开头写着什么小甜饼啊撒糖啊我就条件反射地想关上,因为点进去会辣到眼睛的几率不是十成也是八成。

我们做爱的时候几乎不说话,只嗅着对方的呼吸,眯着眼享受肉欲上带来的致命快感。好像那是另一个极乐天堂,是一片一无所有的荒芜土地,太阳在那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光也随之陨落。在这看不见的天地里我们只有对方。我们谁都知道这样的沉溺是不正确的,是要被所有人伸着舌头吐唾沫的。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我说过了,就像人绝望时总希望有人陪着堕落,我们只有对方。蜉蝣又如何,孤独一样窒息。我们的躯壳是空的。只有在做爱时才有点人该有的悲恸。我们最后一次做爱是在一个雨天。最近每天都在下雨,每天每夜,无处不在,到最后连大水都淹没了城市和太阳。我睡梦时感觉窗外的水一把灌进了那个黑色的无底深渊,醒来时却发现他无声无息的爬到我的身旁...

所有夸过我的人我都在心里面记得呢,在心里给你们记一个小本本,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谢谢一遍你们,梦见上帝了也会在上帝面前夸耀你们,在心里悄悄给你们唱歌,把我最喜欢的花送进你们的梦乡里。祝福你们过得超级好,每天都遇到超级无敌开心的事。

我和她做爱永远不在家里,尽管我们的家里都没有人。我们选择的地点是一家离学校不远的廉价宾馆,三楼尽头有一间墙纸褪色的房间,窗帘是厚重的橙红色,而我们是那里的常住客。我进门的时候她兀自坐在床上玩着手机,光透过窗帘照进来,整个房间像一个死掉了很久的橘子。我喜欢那种死气沉沉的光,因它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我,好给我理由放肆。我们没说话,脱掉各自的衣服开始抚摸对方的乳房,我们习惯了对方的大小,不是因为我们各自忠诚,只是互相知晓对方是为数不多能陪着自己烂到谷底的人。当我的身体住进她的手指时,快感让我叫出来。我喜欢那种快感,又有谁会不喜欢呢?她在我的身后喊着我的名字,床也陪着她狂叫。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能够一直这...

浮梦

*一个自娱自乐的小段子,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没粮吃了,真的是连一点点都没有


遥远终于不再喝牛奶,看到就想吐,从治疗所回家后的第一天就把家中过期亦或没过期的牛奶统统丢掉。一顿大清理后他有些疲惫的躺在沙发上,家里冷清得很,除了他和灯光之外其他都冷。大经干戈的身体泛起一股沉沉的睡意,遥远脑子里的线迷迷糊糊转了一圈,忽然想起初中时期人人簇拥欢笑的那个牛奶仔。那时候多好啊,大家什么都不用担心,爱和恨都是好久好久以后的事,一个烂大街的笑话就可以让所有世俗远离,谭睿康还在他身边,不干不净的样子,看着讨厌又心欢。他的马骝在他手下脱胎换骨终于长成他心目中最好的模样,现在却要拍拍手连句感谢都不说就走,偏偏遥远自...

Woodgate, NY Novo Amor

还是很喜欢这首歌


The lake will overflow,
湖水会溢出
flood all i've ever known,
泛滥四方
break walls and sever bones,
越过堤坝,生灵涂炭
Now i'l hold it in my heart,
如今,我置它于心头
just for you to fall apart,
只为令你决堤
Stunt all we'd ever grown,
阻止我们所种之物的生长

最后一位英雄

*克隆人设定,伦理问题无

*cp感微弱,全为本人一时脑抽写下的

*献给温柔的马修·威廉姆斯


——————

马修的12岁时,老师在黑板上面画了两片树叶,对着全班同学大声的说:正如同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两个相同的人。而马修则把这句话记了一整个青春期。在此之间马修不玩电子游戏,不看动漫,不大声说话,在自己的房间里安静长大成人。如果就这样长成野草也不错,马修这样想到。

如果人类是不相同的,那么在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威廉姆斯之间一定有一个是错误的存在。阿尔弗雷德早马修一年出生,这一年像是被神明藏起来了一样,长大后的马修和阿尔弗雷德没有任何区别,说话...

南柯一梦

王耀6岁时王濠镜5岁,此时两人刚好相识,在看到彼此的一瞬间就进行了某种不可告人的仪式,认定对方就是陪伴自己一生的死党兼玩伴。后来王耀带着王濠镜从街这头跑到街那头,把他人的摊位打翻无数次,似是为了证明这是男孩之间的友谊。凭着这股莫名其妙的友谊,王耀和王濠镜如胶似漆,恨不得裤子都要穿同一条。王耀长大时王濠镜也在长大,俩人的友谊不曾遭遇挫折,一路顺畅,他们曾在月光下对彼此发誓要和对方同生死共患难,而神是一切的证明人。王耀24岁时王濠镜23岁,王耀要和隔壁家的少女大婚了,大婚前夜王耀看着这个陪了自己十几年的好友,突然神使鬼差的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王濠镜没说话,他看着身穿红袍的王耀,心想:这个人...

就这样吧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的世界是以太宰治为中心的,他以这个中心画了个完整的圆,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个范围。但太宰治的世界太大了,芥川龙之介不过是这个世界中小小的一个点。

太宰治人生中遇到过的那么多人,男人女人老的小的,芥川龙之介在这其中到底算什么呢?一想到这里芥川龙之介的嗓子便止不住的疼。他早该知道的,太宰这人一贯没心没肺,遇到个模样出众的女人便能够一起殉情,爱情友情亲情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更何况芥川龙之介在这三大感情之外藕断丝连,妄图太宰治能够在深夜和女人约会时想起芥川的名称。芥川龙之介真恨啊,恨这个人的感情淡薄没心没肺,但龙之介除了恨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他的尊严呢?是他自愿将感情投入太宰这个无底...

春樱

春燕归来,冰雪化泥,空气里是一股子藏不住的泥土气息。稻田上的幼苗和劳作的人们大概在想:这是一个适合插秧的好季节。春天不论对于谁来说都是很重要的,而人类则会按照去年冬雪来时的快慢和在这片土地上生存所锻炼出来的直觉,巧妙推算出来年收成会不会好。

今年,大概会是一个瑞年吧。

本田菊想着,但那些都与他无关。对于他来说,每一个春天不过都是一个适合赏樱的季节。

京都的樱花是出了名的,以前来说或许只是在日本出名。但自从有一个得了诺贝尔奖的日本人写了本书后,这些樱花便不再只是日本人的樱花了。看着京都中突然间多出了一些不同肤色的人,本田菊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但是,樱花也还是会在每年的春天定时开放...

光锥之内即命运

老旧的电视机上重复播放着《宇宙》纪录片,八大行星绕着太阳转,地球是行星太阳是恒星黑洞是没有光的……本田菊背诵着自己能够记下的知识点,有些无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书。王耀在旁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电视上的地球在绕着太阳转,现实里的地球也在绕着太阳转。

阿菊,我以后要成为一个非常伟大的宇航员,我要先飞上月球,然后再去火星,最好可以话我要飞遍整个宇宙。王耀说话时眼睛闪闪发光,带有那种小孩子才有的天真自信。

啊……啊……本田菊木讷的发出几声拟声词。他手上的《从一到无穷大》才刚刚看到大数那一章,作者说可观测宇宙里有3x10^74个原子,可当本田菊往下翻的时候它又说宇宙每立方米平均只有一个原子,这就意味着可观...

两千年的孤独

我这样的存在总是让人误解,大多数人都误会我一生不会有所情感,我生为国家为国民办事不过理所当然。但感情是有机体,在所有生物身上生根发芽,而我身处轮回之外六道之内。我人生遇到过数之不尽的人,真正动心的只有一个,这样的故事设定或许有些俗套。他与我一样不老不死、青春永驻,我们的故事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年龄需以百为单位。我们之间没有告白没有恋爱,大多数时间我都在单相思,我心甘情愿输出我暗如海礁的爱又毫不意外的空手而归,这样单方面的感情常常令人感到无趣乏味,我却津津乐道,因我深知我与他不会有好结果,遇上他是我的错误,错误的开头并不会造成正确的结果。毋庸置疑的是我爱他,爱到可以为他赴汤蹈火的那种,他是我...

世界残酷而伟大

本田先生,你知道奔跑是什么感觉吗?喉咙会痛吗?我们学校有好多人都说跑步好累啊,是真的吗?

恩,是真的,跑步一点都不好受,喉咙会痛身体会累,严重的话脚还会抽筋,非常非常的痛。本田菊边说边将听诊器放在王耀胸口左边,王耀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冰凉,一下便笑了出来。他的笑声是所有12岁少年都会有的稚嫩和天真,笑声和王耀的心跳声掺和在一起,本田菊听得有些不太真切,似错觉似梦境。房间里奇异的静谧后,本田菊终于放下听诊器,在白纸上写写画画。自己还能这样为王耀写下生命存活的证据还有多少天呢?本田菊不禁悲观的想到。

本田先生,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来啊,我都好久没见到他们了。王耀坐在病床边上,脚不停抖来抖去。王耀太小...

七月流火

只要好好吃饭,睡觉,洗澡,人就能够安心活到寿命终结的那一天,在这期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到底有什么必要?难道没有人陪伴人就会死亡吗?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死法,其残忍度是无下限的,但可曾有过那么一个人是因孤独而死?他是否是在深夜里独自流泪,被自己的眼泪淹没而亡,亦或是在深邃的黑暗中吞噬而亡。

爱,上下结构,十比划,是一个象征着感情的词语。

这是本田菊对爱的全部理解。他生下来就没有享受过这个单词带给他的温暖。他曾被路边的小狗挠伤,被同校的混混殴打,父母除了每个月寄给他生活费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存在的印记。本田菊住在三十平方米的世界里,一个人吃饭、穿衣、盖被,在这里成长、老去。而这个世界与外界相隔绝,本...

快要中考了,我要加油!
深呼吸深呼吸。

永生

人都会死的。

 心脏骤停,闭上双眼,停止呼吸,皮肤变冷。细胞抛弃了宿主,灵魂厌恶了牢笼。总之期间伴随着疼痛,血液像果冻一样凝固了好久,苟延残喘的不肯蒸发。人为什么会死呢?从各种学术中都可以得到答复。宗教、生物、医学……这些答案经过验证、盖章、认可,成为死亡这个方程式所存在的无数个解的其中之一。 

但这些都不是米迦尔想要的解。米伽在心里无数次试着用自己的方式解开这个方程组。不仅仅是人,稻米、小麦、猪牛羊马都会死,因为所有东西的存在都是一个故事。有故事就有开头和结尾。有些人的故事太短,刚开头便是结尾。有些人的故事又太长,比雷龙的脖子还长,他们的故事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一直到...

炙热的星星

上一篇在这里:透明的风

很久很久以前,星星是分散在天上的,偶尔西边的星星多一些,或者相反,它们的光都冰冷得不得了,但都微弱得好像只要伸出手来就能够抓住一样。每一颗星星都是孤独而又高傲的,它们从来不会低下头去看地上的凡物,自诩是黑夜的眼眸,与日月为伴,倔强的闪烁自己微弱的星光 ,即使那缥缈得好像随时就会消逝一样。

但是星星看到了风。就在某一个十分黯淡的夜晚,星星稍微低了一下头。

一种无法言语的感情充斥在星星的胸腔。星星被这种感情挤得渐渐膨胀起来,像是一个握不住的气球,快要飞上不知尽头的黑夜。星星散发的光开始有了温度,极其炽热的温度。它学会了在什么都没有的黑夜,凝息寻找风白色的裙摆...

透明的风

风原本是没有颜色的,只掺杂了一些温度和温柔。有时会掠过森林,拖着白色裙摆,遮住浇淋而下的阳光,念着某种不可言却神圣的咒语,于是浮尘也开始发光。陶制风铃是风忠诚的追随者,虽它也看不见风,但却能依稀感受到它的温柔,如同圣母的双手,斑驳在它冰凉的陶身。

可风喜欢颜色,不论是夕阳的橙色还是大海的蓝色,它的心脏因为看到不同的颜色而扑通扑通的跳,悸动的毒蛇在它身上缠绕。但是,风是透明的。没有任何实质的透明,哪怕它仅剩的温柔也无法触摸到。风跑过悬崖时,看见夕阳的颜色,无数橙色与赤色杂揉在一起,还有些有迹可循的炽热。

那才是真正的温柔,风想。那些光辉化作一发极其耀眼的利箭,准确无误的射在它的心头。风流出了...

© 时令物 | Powered by LOFTER